• <track id="6ang2"><ruby id="6ang2"><tt id="6ang2"></tt></ruby></track><object id="6ang2"><nav id="6ang2"><noframes id="6ang2">

    1. <output id="6ang2"></output>

      <tr id="6ang2"><strong id="6ang2"></strong></tr>
      <big id="6ang2"><ruby id="6ang2"></ruby></big>

    2. <pre id="6ang2"></pre>
      醫院介紹

      Hospital Introduction

      您現在的位置: 溫州東華醫院 >> 醫院概況 >> 媒體報道 >> 正文

      男孩被親媽砸至骨折逃離續:他到底是怎樣一個孩子

      作者:camellia信息來源:溫州東華醫院發布時間:2015-3-13 10:21:20

        溫州網訊  永嘉男孩小風6歲以前被寄養在外婆所在村子的滕姓人家里,回家之后數年屢屢遭遇家庭暴力。母親說,他不聽話,要教他,只能靠打;被打怕了,他一次次逃離,被抓回來后,是一頓更加嚴厲的打罵。

       

        今年12月8日晚上,小風被母親用磚頭和榔頭砸至腳趾骨折并被鏈條鎖在一把椅子上。半夜,他拖著傷腳,又一次逃離。

        他夜宿公園廊亭,跛著帶血的腳去找數公里外的干爸爸。陌生的出租車司機將其送到市區;次日早上,陌生的工地負責人送他去醫院;溫州手足外科醫院給他開了綠色通道免費治療。

        了解他的處境,熱心市民欲報警,他卻哭著說不想母親坐牢,因為“她以前給我買過牛奶喝……”。

        “父母”眼中的小風

        報道刊發后,眾多讀者來電為小風的遭遇鳴不平,強烈譴責小風的父母。大家都不明白,親生母親為什么要下這么重的手去打孩子?是孩子做錯了什么,還是他們之間有著難以逾越的隔閡?

        為了解小風的過往,記者走訪了他的親生父母和寄養家庭的父母,也采訪了小風曾經的老師,言語中,勾勒出小風不一樣的童年。

        小風的干爸爸滕先生告訴記者,小風5個月被送到他家時,“脖子上一圈皮膚因為濕疹全爛起來了,養他的件事就是帶他去治療!

        小風的干媽媽說,自己的孩子已經成年,養育小風的6年,看著他一點點長大,很開心。

        在他們眼中,小風很聽話、很懂事。但是,在小風親生父母眼中,小風卻是另外一個樣子。

        “剛接回來的時候還很乖的,我們都很喜歡他,他的澡都是我給洗的!毙★L的爸爸李某某說,“較近兩三年才變得越來越難教!

        “小偷小摸不斷,去小店里偷、去別人家里偷,還把別人的自行車偷去賣掉,”李某某說,“他媽媽原來裝搭打火機,他把打火機拿去扔到外面垃圾桶。不讀書,到處跑。我在溫州工作,一趟趟回去找他,把他抓回來,油錢都不知道花了多少。一次次,我們都被氣得沒辦法了,只能打!

        李某某說,小風一開始在永嘉某小學讀書,上到四年級時因為太調皮,給他換了一所學校,但是老師都受不了他。于是李某某把小風送回原來的小學,可是讀了半年,他又到處惹事。

        小風上學時原本吃住在外婆家,“媽媽說我教不起來,讓外婆不要給我吃,一連4天沒給我飯吃,太餓了,有時候去別人家吃一點,有時候去小店里‘拿’一點!

        小風的“毛病”讓家人很窩火,“外婆和外公為了幫助他們把我‘抓’回溫州,騙我說給我飯吃,我就過去了,他們就用捆柴的繩子把我手腳捆起來,交給我爸爸!

        小風干媽媽說:“他不敢在他外婆家睡,怕被他爸媽抓回溫州打,有時候睡別人家,有時候睡人家牛棚里,吃也吃不飽。他常常跑回我家,我們看著心疼!

        老師眼中的小風

        今年年初,是小風五年級的第二學期,他所在學校的校長陳秋蓮發現了小風的問題,在向周邊很多人了解小風的家庭狀況后,她決定讓小風睡在學校里,“我們不是寄宿制,沒有寢室,只能讓他睡在乒乓桌上!

        年初的永嘉山區很冷,小風沒有被子,陳校長從自己家拿了棉被給他,晚上鋪好,白天拿掉。在她眼中,小風聰明、聽話、較初成績還不錯,“可是他讀幾天,就會被家長帶走,過一段時間再回來,又被帶走。帶回去之后就打,第二天小風又自己逃回來了!

        陳校長說,小風身邊一分錢都沒有,每次逃回這位于永嘉偏遠山區的學校都是靠走路或搭順風車!坝幸淮嗡饽_從溫州市區家里跑出來,到甌北后有公交車售票員給了他一雙襪子,又給兩個塑料袋把腳套上,他就那樣回到學校!

        陳校長說,小風睡學校里,小風父母沒給老師來過一個電話。

        小風爸爸說自己沒有對小風置之不理:“我還給過老師200元錢,讓她每天給小風2元零用,我說,我們自己教不了,如果她把我兒子教好了,以后一定擺酒重謝!

        期末了,陳老師聯系小風的爸爸,告訴他這不是長久之計,希望跟他爸爸討論小風今后怎么辦,“他爸爸沒怎么說,然后就放暑假了,到下半年開學時,小風沒來上學!

        小風眼中的父母

        小風媽媽現在值守的是某小區的地下車庫,這個學期小風沒去上學,大部分時間都呆在車庫里。車庫地面出口附近就是一個崗亭,值守的保安說,他很少看到這個孩子出來在小區里玩。

        該小區物業管理處主任翁春雪說,有一次去車庫檢查工作,看到小風在掃地,當時問滕某某,怎么不讓小風去上學,她說滕某某歷數小風種種劣跡,稱小風太不爭氣,只能帶在身邊好好教育。

        采訪中,小風說父母不信任自己,“我沒偷的時候,他們偏說我有偷;弟弟搞壞了東西故意賴我頭上,他們信他不信我,直接打我!

        說起回家,小風抓住記者的車門不肯松開,他說自己不愿回家。說到父母,他全身發抖。

        他說自己曾被父母用電線抽打過。學校老師證實“背上又紅又腫全部是傷”。

        記者手記

        很多人認為,家庭暴力不應僅僅停留在口誅筆伐的譴責上,而是要有更多可以防范和懲戒的措施,要有外力予以干預和制止。目前,具備維護少年兒童權益職能的溫州市婦聯已對小風遭遇的家庭暴力事件介入調查。

        盡管法律還不完善,但我們的政府機構是完善的。對于弱勢的少年兒童,民政部門可以提供相應救濟;對于觸犯刑責的行為,公安部門可以進行立案調查;還有很多“相關部門”,并不虛設。

        12歲的小風還在成長期,他的學業不能就此荒廢。原先就讀學校的校長說,這個學期很快要結束,小風半年沒上學,要想跟上教學進度不容易。據了解,目前的政策也不允許留級,小風今后的學業會不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對于小風,我們將繼續關注。

        [讀者聲音]政府部門應該介入

        上篇報道刊發后,很多讀者關注小風。

        讀者黃先生:“她怎么下得了手呢?我們自己的孩子連說重一點都舍不得,何況打!”

        讀者陳先生:“在家里得不到愛的情況下,勢必會往外走。他選擇去找干爸爸,一定是因為干爸爸比他的親生父母給他更多愛。沒有教不起來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父母,他的父母應該認真想想,他們再這樣繼續下去,會把孩子推上一條怎樣的人生道路!

        讀者鄭先生認為,應該取消小風父母的監護權,并使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這個孩子會被毀掉的!政府部門應該介入,懲戒暴行并把小風的監護權交給可以善待這個孩子的人!

        讀者應先生有不同意見:“撤銷監護權,法律上有相關規定,但實際很難執行。假設法院撤銷了其親生父母的監護權,干爸爸滕先生有沒有資格取得?即使有,若干年后滕先生如果不愿意再撫養了,親生父母又已被撤銷監護權,孩子怎么辦?”

        [法學專家]

        法律不完善

        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成空談

        小風不愿留在父母身邊,但能否選擇留在干爸爸身邊是眾多讀者關心的問題。

        溫州大學甌江學院法學系主任毛毅堅說,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是法律賦予的,在父母監護權未被撤銷的情況下,小風的監護人只能是其父母。其他人若要收養父母仍健在的孩子,除了應具備收養應有的條件,更重要的是得到孩子父母的同意。

        毛毅堅說,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經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其監護人的資格,依法另行指定監護人”,但是,誰是“有關單位”,沒有具體規定。

        毛毅堅說,小風未滿14周歲,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他不能直接起訴父母的暴力行為,但是誰可以代為起訴,法律也不明確!拔覈摹段闯赡耆吮Wo法》更多的是一種宣告性的權利,有權利規定、無懲罰條款!

        毛毅堅認為,在法律尚不完善的前提下,權益受侵害的未成年人應得到政府和社會更多救濟,使其生理和心理健康得以有效康復。

       

      聯系方式
      • 地址:溫州市葡萄棚路39號
      • 郵編:325029
      • 電話:0577-88021111
      • 傳真:0577-88210506
      • Email:szwkyy@163.com
      • 東華微信

      • 東華微博

      • 手機站

      浙公網安備 33030202000591號

      版權所有:溫州東華醫院   浙ICP備10216456號-4號
      Copyright © 2017 Wenzhou DongHua Hospital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在线_少妇无码av无码专区线yy_国产不卡无码高清_久久精品久久精品